首页 美食 餐厅 百科 名厨 特产 文化 旅行 风月 酒香 商学院
撰稿人 注册 - 登录
 
 
我记忆中的西安老东关小吃
日期:2018-08-10  来源:菜谱网  作者:吃茶纪    热度:6411

  常言到,酒香不怕巷子深,未必!以西安名小吃为例,老孙家羊肉泡馍、白云章饺子、新中华圆宵、西安饭庄葫芦鸡、黎明泡馍馆泡油糕……这几家都在东大街;竹笆市樊记腊汁肉、五味什字韩家汤圆 、鼓楼什字锅贴、大麻子馄饨……这几家都在西大街;二府街王记粉汤羊血、桃李春金钱油塔……又都在北大街。由此看来西安老字号名吃基本上都分布在城内大街面上,难怪这些名家名气那么大,年代流传那么久远。

  我从小东关长大,西安几家名吃虽然遐迩闻名,但对我来说,似乎距离很远,唯有对老东关吃货情有独钟,铭记在心。


  文革以前,再往前移,三年自然灾害以前,东关鸡市拐是东关最热闹的地段。那里铺面林立,一家挨着一家,西北角有家李阔久(音)腊汁肉夹馍,其人身材高大,厨艺高超,肉夹馍在东关首屈一指。顾客进门,招呼一声,拿起打好的白吉馍,刀子划开,切下一块肉,只是三刀,夹入馍中,咬一口,香喷喷,油汪汪,馍酥肉烂,入口即化。哪像现在,肉剁的如饺子馅一样,糟蹋行当。

  李阔久还很会做生意,附近熟人拿来猪耳朵、猪头肉等洗干净的猪下水,栓上标记,免费煮熟,别人生肉拿来,香喷喷的肉提走,店里落的肉汤浓厚,皆大欢喜。一晃几十年过去,2006年,我曾在互助路看见一家东关李记肉夹馍,进去买了一份,和店主聊天,原来是李阔久的重外孙开的店,味道还真不错,再过一年,拆迁不知去向。


鸡市拐还有两家挑担美食,一家是疙瘩油茶,一家是枣模糊,两家都住在索罗巷,挑的扁担一模一样,年代久远,乌黑发亮,两头高高翘起,形如弯弓,一般没有工夫的人还真挑不了这样的担子。卖疙瘩油茶的高挑个子,光头锃亮,说话干板,吆喝声不断,油茶味香,关键是盛满油茶后再加入那一勺面疙瘩,面疙瘩形似普通丸子大小,咬在嘴里又酥又香,喝一口油茶,就一个疙瘩丸子,那叫一个香啊!

  据我所知,在西安只此一处,别无他家,哪天主人归天,疙瘩油茶也就绝了后。卖枣模糊的老头,低低个子,胖胖的,圆脑袋,说话低调,枣模糊喝在嘴里又甜又粘,喝完嘴角总沾一圈糊糊,要伸出舌头添干净。改革开放后,电视广告曾有枣模糊广告,我买了一包,冲了一喝,却怎么也喝不出幼时喝枣模糊的味道。


  从鸡市拐往北大约100步,往东有一条巷子叫索罗巷,巷子口有一家醪糟摊子,风箱叭嗒叭嗒,炉火呼呼呼呼,铜瓢、铜勺铛铛铛铛捶击声汇聚成一场打击乐,也就无需摊主再高声吆喝了。摊主是一位瘦瘦的老头,只见老头一只手拉风箱,一只手往铜瓢里不停的加水,添醪糟胚,一碗碗香喷喷的甜醪糟端到顾客手里。有的想喝鸡蛋醪糟,就往瓢里再打一个鸡蛋,淡黄色的蛋花漂在白色的醪糟汤里,好看又好喝。

  最拿手的还数醪糟煮甑糕,旁边甑糕锅里操上一碗甑糕,顺手用醪糟一煮,醪糟的醉味,甑糕的糯味,红枣的香味汇合一体,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出来。这就是东关乃至全西安有名的徐家醪糟。徐家醪糟有名,稠酒更是一绝,徐家兄弟之一原先在八仙庵对面八食堂做稠酒,后来调到西安饭庄,从此西安饭庄的稠酒誉享全城。


  出了东关街面,还有一些游街串巷的小吃。现在兴庆路什子西北角,也就是铁十五局所在地有一个小巷子,只有七、八户人家,叫小庄。这里有一个卖炒杏仁的,老汉瘦瘦的,穿一件黑色长袍 ,咋看都象旧时私塾先生,挎一只小篮子,里面装着炒好的杏仁,一边走一边吆喝:“杏约(杏药)!”。东新巷南口有一家卖梆梆肉的,每天上午操作,下午拿出来卖,人还没走近肉摊,那一股股熏肉的香味就迎面扑来,引的人哈啦子满嘴流,不由的你不买。


  几十年过去了,我已步入花甲之列,但是幼时的一些美好回忆总是游荡在脑海里,老东关的一些美食吃货好像昨天还品尝过,扑鼻的香味久久没有散落……

  长安君曰:这是一篇直抵人们心底、味蕾的经典小文,全文没有华丽的辞藻、夸张的比喻,全是切肤感受,那种真切透过文字弥漫开来其香无比,是久违的美味!散落在西安街坊的小吃虽且行且远,却总有好事者以笔记之,让它们在遁无形之后有其味,让西安旧事色香味形样样俱全。

关于我们 - 服务项目 -  签约撰稿人 - 联系方式
Copyright © 2020 www.icookbook.com.cn All Rights Reserved
陕ICP备15011396号-12 服务热线:134-8810-4732
菜谱网,发现地域之美、传播饮食文化 icookbook.com.cn
   
    微信公众号